我進入火葬場成為一名職業燒屍人

 人参与 | 时间:2024-02-28 09:42:54

  不僅如此,進入水貨品牌已停止加盟。

讀懂君看到,火葬場22隻“僵屍股”2014年的淨利潤小於100萬,甚至為負,不過它們的淨利潤在2015年集體暴漲,全部超過2000萬元。而你要做的,成為就是提前淘金“僵屍股”。

我進入火葬場成為一名職業燒屍人

值得一提的是,名職業一些“僵屍複活”後,在二級市場的表現一點兒也不差。讀懂君選取了2014年淨利潤在1000萬元及以上,燒屍人並且2015年淨利潤增幅排前100的企業。從2016年6月8日複活到現在,進入公司股價已經翻了接近3倍。如果企業打算引進做市商的話,火葬場那就得重點關注了,畢竟做市商手裏的股票可沒有限售這一說。有流通股的682企業中,成為“複活”企業營收中位數為6674.22萬元,增長中位數為10.04%,淨利潤為568.45萬元,增長中位數為42.69%。

看到結果的時候,名職業讀懂君是震驚的。3760隻“僵屍股”中,燒屍人淨利潤增長超過100%的企業最多,一共有1552家。 喬幫主曾經曰過,進入創造力無非是找到事物間聯係的能力,進入我就經常忍不住去想能從德撲和狼人殺中得到哪些有關投資邏輯的啟迪,現將一些思考心得匯報如下。

我特別喜歡打小的手對(pocketpair),火葬場比如5577這種牌,火葬場它們有差不多1/8的幾率在翻牌開出三張之後中Set(暗三條,比如我手裏是55,公共牌也翻出一張5),對手根本無從判斷你已經中了三條,很可能把已經成對、手裏的超對、甚至兩對的價值輸給你。看他是否緊張,成為是否反常,潛意識中是在找狼還是在找神等等。另外還需要特別提前聲明的是,名職業本文中提到的投資心得僅來自於我一年有餘的小基金打雜經驗,請各位一線基金合夥人。正所謂山外青山樓外樓,燒屍人能人背後有人弄。

我卻覺得一定是哪裏錯了,沒有任何道理一個做了一個星期、一個月、乃至日積月累了許多年行業研究的投資人就能比決定把自己已經積累的全部資源和剩下的全部生涯投入到一件事中的創業者更了解他要做的這件事情。就像快手抓住二三線城市被忽視的人群而迅速崛起一樣,美篇也絕對有機會成為一個國民級的產品。

我進入火葬場成為一名職業燒屍人

狀態比邏輯重要著名主播、“國服狼王”JY經常講一件事,在狼人殺這個遊戲中,大部分人都在分析大家的言辭舉動背後對應的邏輯,可實際上當大家都會玩了之後,正邏輯的背後可能是個反邏輯,反邏輯的背後又是個正邏輯,猜疑的鏈條無窮無盡,分析邏輯其實根本沒什麽作用,真正能看出一個玩家是好人還是狼人的,就是他表現出來的狀態。 需要特別提前聲明的是,本文中提到的德撲和狼人殺技巧僅來自於我短暫的魚塘菜雞互啄局的經驗,請各位高配玩家立刻點擊左上角的返回按鈕。“兩條腿的蛤蟆我見過,不打德撲的投資人我還沒見過”“戴眼鏡的蛤蟆我見過,不玩狼人殺的90後投資人我還沒見過”——《蟾蜍先生》以上兩句名言雖然純屬杜撰(你們不要聽風就是雨),但足以描述近年來德州撲克和狼人殺這類具備重要社(看)交(臉)屬性的智力遊戲在投資圈中的風靡程度。Beingluckyisbetterthanbeingsmart.得之你幸,失之你命,成功大概率與天賦和勤奮關係都不大,願我們都能永懷一顆敬畏之心。

行業研究有些時候可以幫助投資人pass一個項目:“我覺得你說的是錯的”(何況這經常是因為投資人其實一知半解),但絕對不能幫助投資人決定投資一個項目:“我覺得你講的都對”是遠遠不夠的,“我覺得你講的我都有點跟不上了”,“臥槽我以前怎麽沒想到原來是這樣”才是支撐投資決策的依據。而我們隻能在夜深人靜的時候痛惜一把。一個極其牛逼的founder和團隊,帶著他堅信的夢想找到我們,估值真的是其次的事。玩狼人殺普遍的節奏是,討論半個小時規則,玩半個小時,討論一個半小時剛才一把誰carry了誰傻逼了。

一張A有時候都不夠,還要看二號創始人是不是也足夠優秀,能稱得上“牛二”。隻要有一個極為打動我們的滿分的點,就投,哪怕暫時忽略一些不完美的地方。

我進入火葬場成為一名職業燒屍人

摘要:在一張大家手都很鬆的桌子上是不要妄想用便宜的價格看翻牌的,就像是過去一段時間大量的資本湧入早期投資行業,讓好多早期項目估值貴到離譜。2012年,當我們決定投資依圖科技時,雖然人工智能在安防領域的商業化麵臨巨大挑戰,但是我們知道,創始人朱瓏和林晨曦不僅是這個領域頂尖的天才科學家,還是高中同學,彼此搭配無間(同花又連張啊)。

事實上,我正是在一位年長我近30歲的長輩的朋友圈第一次看到美篇這款產品後立刻意識到它的美妙之處,真格也在與美篇的創始團隊交流後迅速做出了投資決定。我並不是宣揚不可知論,隻是偶爾感慨與其不停反思過去,不如把更多時間用在尋找未來。然而其實快手從未“橫空出世”,他服務的人群和這些人群的需求其實一直存在,隻是鮮有創業者或者投資人能夠察覺。所以我們不僅要投有A的牌,更要投有A又有大Kicker的牌。很多人隻關注所謂95後00後新人群使用的移動產品,認為那代表了下一步的趨勢;可實際上,那些年齡較長的的用戶,雖然不是移動互聯網的原住民,但早已全麵擁抱了移動互聯網上的生活,卻罕有人針對他們的需求提供優秀的產品。此外我們還深刻地認識到雙拳難敵四手,好漢架不住人多。

一個資深的行業分析師能告訴我一家把企業信息放到互聯網上的黃頁公司最終能連接天下所有的商戶和顧客嗎?能預言一個做聊天工具的公司最近做了一款DAU一個億的遊戲嗎?能哪怕猜到一家“互聯網書店”靠出售其多餘的運算能力定義了什麽叫雲服務嗎?所以,也沒什麽不好意思承認的,邏輯有時候真的沒用。這種人除了票出局真的沒有其他辦法,當好人做不了貢獻,當壞人又默默留到最後,不把他們投出去難道留著過年嗎?所以千可以萬可以,唯有劃水不可以,不管你有什麽想法,你是茲辭還是不茲辭,都應該直接說出來。

我一直堅信早期投資也存在一個類似的邏輯,我們應該在無聲處尋找驚雷,真正巨大的機會可能是隱藏的,被人忽略的。我們強調投人比投事重要,更是因為在一個偉大的事業中,方向的因素與人的因素相比其實微不足道

隨後,新東方加大了投資力度,加快市場擴張。於是,新東方從考研英語切入,逐步向全科拓展。

今天下午,新東方在線CEO孫暢、COO潘欣與CFO尹強對新東方在線的過去和未來發展進行了解讀。據孫暢透露,成立第一年,新東方在線的收入在600-700萬之間,到2007年實現盈虧平衡時,孫暢認為“完成了第一個小目標”。因此,對於移動互聯網進入下半場一說,新東方在線還遠未體驗到。三次戰略轉型提到2005年成立當時的場景,孫暢覺得提戰略還有點太早。

通過一係列的並購和投資來豐富自己的產品矩陣,並將K12列入重點項目。據潘欣透露,2017年會選擇9個三四線城市進行線下定點突破,比如通過開設線下體驗店、和公立校合作等方式切入,明年會開始探索複製模式。

“最初兩年的願望就是能夠活下來”,新東方在線CEO孫暢在新東方上市溝通會上回憶起新東方在線剛剛成立時這樣表述。潘欣認為,在線教育的上半場還遠未結束,除了新東方在線之外,其他各個細分領域的幾匹領頭羊也均處於快速占領市場階段,遠未開始廝殺。

“這樣做的目的,是先避開一二線城市實力比較強的競爭對手,如新東方的線下學校以及好未來等競爭對手。在新東方在線的三位掌舵者看來,掛牌新三板對於新東方在線來說並不是成功,但確實是一個裏程碑式的節點。

不過,隨著大量互聯網公司進入教育領域,潘欣反而覺得危機感降低了,“之前危機感很嚴重,因為那個時候我們也看不清這個市場的前景,14年之後雖然競爭者多了,但反而證明了我們這條路是對的”。這一發展邏輯,被新東方在線沿用至今。從2005年到2017年,新東方在線已經成立了十二年,在今年初,新東方在線剛剛掛牌了新三板,登陸國內資本市場。“等我們的營收在集團裏占到30%左右的時候,再談下半場還比較合適”潘欣如是說。

孫暢透露,過去十二年,新東方在新經曆了三次戰略轉折,未來作為K12領域的後進者,新東方在線將避開一二線城市與新東方、好未來的競爭點,實行農村包圍城市戰略。 孫暢新東方的英語標簽同樣被打在了它的在線教育產品之上,時至今日提到新東方大多數人腦子裏閃出的還是語言培訓學校。

但卻並沒有讓新東方在線躲過互聯網的攻擊,2013年、2014年,隨著資本的大幅進入,大批互聯網公司高喊著“顛覆新東方”進入教育領域,“當時我們確實感到焦慮”孫暢如是說。從英語到全學科的拓展是新東方在線的第二次戰略轉折,據孫暢介紹,2009年前後,新東方在線等年營收達到2000萬,其中B2B業務占了很大的比重,但C端影響力很小。

孫暢透露,掛牌之後,新東方在線將會加快並購和投資的步伐,與產業鏈上下遊的公司建立更密切的聯係,形成協同效應,建立自己的生態鏈。作為K12領域的後進者,潘欣認為,新東方在線最大的劣勢是“一個後進者”,因此整體發展將采取“農村包圍城市”策略,重點布局三四線城市。

顶: 2916踩: 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