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不被催婚,我給父親寫了封信

 人参与 | 时间:2024-05-22 09:30:54

  遇到厲害的做號者,被催婚三四個人的小團隊,一天就能生產100多篇稿子,不求質,但人海戰術仍然對應出百來萬的點擊量,差不多也是千把塊錢。

先講一下我的專業先說我專業的,父親寫我是設計師,父親寫我對於品牌價格的套路也算門兒清的,用我的專業跟大家聊聊一件衣服的賣價是怎麽算出來的吧,工廠自有品牌一般銷售倍率為2-2.5倍,知名品牌倍率為出廠價的3-4倍,千萬不要以為這個倍率很高了,同一品牌的同一件衣服在二線商場價格的倍率為出廠價的5-8倍,一線商場為6-10倍,所以單就這點來說,天貓的性價比還是不錯的。有少數品牌也隻有單品類的自有工廠,封信所以產品一般都是在專業的工廠加工生產的,然後貼上自己的商標,便是自己的品牌了。

為了不被催婚,我給父親寫了封信

真是的,被催婚你這些人,好好的設計師不做,非要趟這渾水,真的不做死就不會死。父親寫我的原創設計品牌在天貓售價是工廠貼牌出廠價的2倍。 馬先生就是一個大坑而馬先生的天貓就是一個大坑,封信能吸引這麽多商家就是因為他的用戶多啊!快死的人想出去,活著的人想進來。被催婚寫明白了就知道自己原來為什麽虧了。上次寫了一篇《一個天貓女創業者血虧500萬,父親寫幾乎傾家蕩產,就因為馬雲的一句話》,大家都很關注,也有很多疑惑,不怪大家,是我蠢,不會表達。

趙印光每年的同一月份的店鋪都是一個主題色的,封信出語的模特采用視覺釘原理,大數據背後的意義你如果懂真的不容易虧,還有就是大家說的成本。當然作為商業平台,被催婚賺錢是無可厚非的,但是已經到賺錢無下限了。在樂淘的示範作用下,父親寫國內很快冒出了十多家鞋類垂直電商,每家都號稱國內最大。

相比於代銷品牌30%的毛利,封信自有品牌的毛利可以達到60%-70%。從賣玩具到賣鞋在雷軍和畢勝看來,被催婚中國適齡兒童有三個億,這個市場大得可怕。”畢勝的辦公室隔壁,父親寫曾經有個很大的供應商,他磨了7個月也沒有結果。然後大家看到在互聯網上賣貨的,封信在我這賣的奧康,在我這賣的耐克,他們賺錢了,因為他隻做商務。

畢勝說,他曾一度抑鬱,後來開始戒煙、跑步,還和李寧公司前CEO張誌勇一起投資修建了北京朝陽公園5公裏的塑膠跑道。”而小公司“人家管不了我,養不起我”,在畢勝看來,他已經不適合上班有老板了。

為了不被催婚,我給父親寫了封信

樂淘網一開始賣的玩具比較雜,質量也參差不齊,客戶滿意度不高,退換貨造成的運營費用也不少。在畢勝看來,上述成本都是剛性成本,就算你當了業內老大,就算你流量成本降下來了,也還是虧。兩邊的生意都很大……未來樂淘是向電子方向突圍還是向商務方向突圍呢?這個還沒有定論,我還在思考。整個費用加起來超過了50%,而樂淘在市場競爭不激烈時,毛利率不過30%(已經是業內比較高的),也就是要虧損20%以上;而在市場競爭激烈時,毛利率降到了17-18%,虧損超過了30%。

畢勝從一開始就堅持不采購,隻代銷,好處是沒有庫存,不占有巨量資金;壞處就是,對一個籍籍無名的小電商,不掏錢,鞋企也不願意賒貨。畢勝的好朋友陳年,更是怒斥“誰侮辱電商,誰就是侮辱我。鞋類電商的標準化很高,物流標準,拍照標準(服裝拍照要找模特,試穿、各種搭配,鞋沒這麽複雜),還不像服裝和其他品類中間涉及那麽多的環節(比如服裝拍完了要修圖,模特必須好看,否則影響售賣看等等),倉儲也會相對輕鬆,可流水化作業。後來對方看他實在可憐,就說看你挺誠心,先拿幾百萬嚐試一下。

“垂直電商是騙局”畢勝想明白的第一個問題是:樂淘成不了京東。連商業計劃書也沒要,聯創策源與雷軍就投了畢勝200萬美元,2008年5月,樂淘網上線了,主攻玩具市場。

為了不被催婚,我給父親寫了封信

 轉型的結果是:2011年樂淘一天能賣4萬雙鞋子,2012年轉型自有品牌後,一天隻有幾百單,半年後,樂淘就產生了幾千萬的庫存。在畢勝看來,C2M(Customer-to-Manufactory,顧客到工廠)的模式是時候落地了。

但是你要講電子商務,你給我講24小時我一句沒聽懂。如果做衣服,肯定與凡客直接成為對手。很多用戶在不同網站看上同一款產品,同時下單,選擇貨到付款,哪個先到要哪個,剩下的一個退回。畢勝估計,樂淘2011年銷售額會接近5億,2012年會突破10億,如果目標達成,樂淘就可以考慮上市。這一年,畢勝剛30歲出頭,懵懵懂懂之中,就賺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畢勝決定帶大家出去搓一頓,回來一算賬,發現刨去飯錢,公司又虧了,因為營業額扣除掉供應商的貨款後,也隻有幾百元。

一個電商老板喝醉後,在微博上大罵畢勝,因為員工看了畢勝的演講視頻,第二天辭職了。除了“不賺錢”外,畢勝隱隱感到項目前景可能有問題。

為了進一步提高運營效率、降低成本,畢勝將客服、設計等部分團隊遷往珠海,團隊由500人縮減到200人,同時砍掉了早年辛苦建立的“實庫代銷供應鏈”。市場上假貨充斥,“我印象特別深,當時周星弛的《長江7號》,那個七仔,我們跟正版合作要700多元,我們家門口地攤賣7塊多,一模一樣的。

畢勝說,我不是沒激情,我是不知道該幹啥。 “能不能做一個專門賣鞋的電商網站?”畢勝心裏不由得想起了美國的鞋類垂直電商網站Zappos。

大家一退休,就是這種出海狀態。“我從一天一萬塊錢變成一天十萬塊錢,用了三個月”畢勝說,那種感覺就像回到了2002年的百度一樣,業務發展一日千裏,“感覺小宇宙要爆發了。彼時中國所有的電子商務玩的都是一個概念“我不掙錢,先衝訂單,占領市場”。2005年8月5日,百度在美國上市,當天股票大漲354%,一夜之間百度出了8個億萬富翁、50位千萬富翁,240位百萬富翁。

他是個特別不愛表達的人,什麽事兒你自己做主。有鑒於此,畢勝決定轉做高品質的國外嬰童玩具。

但令他意外的是,同樣位置的廣告,2010年35萬,2011年就成了70萬,畢勝覺得太貴了,沒有答應,後來參加公開競標,結果這個位置被別人以800萬成交。”作為雷軍十幾年的朋友,畢勝對雷軍的話從不懷疑,既然大哥給指了條“明路”,那就幹。

類似的情況還有奧康,奧康的老總從來沒聽說過樂淘,但是因為在百度投過廣告,知道畢勝,算是給朋友麵子,拿出了8000雙,放到了樂淘倉庫裏。因為畢勝的“實庫代銷模式”不占有資金,他建立起來的這條供應鏈得到了資本市場的高度認可。

”2011年,樂淘網正處在最頂峰的時期,網站訪問量與銷售額均排在國內鞋類市場第一名,而它的CEO畢勝卻在中歐商學院講了上述一番話。雷軍說,幹電子商務,這個肯定熱。畢勝認為百度的廣告位置,全中國都沒人可以比他更便宜地拿到,因為主管此事的百度負責人曾經是自己的秘書。從晚上八點到淩晨三點,整整7個小時,王朔與李陽,從漢語的進化一直聊到人類的起源,最後李陽突然站起來,撲通一聲跪在王朔麵前,說,朔爺,我服了。

首先是電子商務比傳統企業多了物流成本,傳統企業店麵銷售,而電子商務需要上門配送,物流費用占到了10%的費用;其次是倉儲成本,占10%費用。回到當下的2017年,曾經風光一時的垂直電商們,活下來的卻寥寥無幾,凡客經曆陣痛,如同做了一次大手術,至今元氣未複;當當網股價長期低迷,後從美國退市;聚美優品風光不在,私有化方案倍受爭議;曾經的樂淘網的對手們,如今也蹤跡難覓……賣掉樂淘後的畢勝,在2014年重新出發,創辦了“必要商城”。

玩具的毛利率可以達到70%,而像3C數碼之類的隻有3%-5%或者5%-7%之間的水平,做玩具類的電商,前景廣闊。畢勝說,這次聊天對決定創業影響很大,“世界那麽大,個人那點小糾結算什麽,你就幹吧,就算不成又能怎麽地啊。

在畢勝看來,樂淘不建庫存這件事能不能成,最重要是取決於速度,如果業務發展速度夠快,盤子越大,效率越高,就可以用速度換來零庫存。傳統企業的倉儲叫做流轉倉,用來把貨物分配到店麵,店麵即倉儲。

顶: 62踩: 68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