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匠》“匠情”版預告

 人参与 | 时间:2024-05-22 04:28:06

  做聯盟,巨匠匠需要平衡好各個小夥伴的利益關係,實現共贏非常不容易。

在這個細分領域,巨匠匠人老美的標杆企業可以幹到40%的市場份額,巨匠匠就算我們剛起步,比他們差一點,兩年內,隻吃下1%的市場,我們也能服務有10多萬的目標客戶。我們經常聽到的一句話就是“市場變化太快,巨匠匠我們要學會擁抱變化。

《巨匠》“匠情”版預告

問題出在那兒?思考1分鍾,巨匠匠計時開始……妄想二:巨匠匠我們要去搭建一個平台,做規則的製定者後來,boss們可能也感覺這條路走不通,為了尋求出路,公司高層決定進行轉型:從企業管理服務商轉型為服務商的服務商。而我們的這套係統給了這些服務商之後,巨匠匠可以大幅提升這些傳統服務商的競爭力,他們隻需要做存量的轉化即可。我們當時就想著,巨匠匠平台一旦成型,巨匠匠將很快可以達到一個比較大的規模,流量大了之後,我們就可以成為規則的製定者,到那個時候,我們賺錢的門道就多了,對上遊,我們每一條產品線都可以收供應商的傭金;對中遊,我們可以收取企業服務商的年費、月租費、增值服務費、廣告費;對下遊,我們可以收取谘詢費;另外,我們還可以引入第三方的金融服務商,做互聯網金融……就這樣想著想著,我們越想越來勁,甚至有些信以為真了,所有的工作都按照平台的思路去推進,就仿佛我們已經是一個流量巨大的平台。但是淘寶之所以每一個犄角旮旯都能掙錢,巨匠匠關鍵不是因為淘寶做得有多漂亮,多有名,而是因為淘寶平台有如此巨大的流量。如果我們能手握10多萬家企業客戶資源,巨匠匠到那個時候,巨匠匠我們基本就可以到D輪乃至於上市了……我們心裏暗自一思量:現在這個互聯網速度,到處都是紅海,我們能趕上這麽大的一片藍海,實屬萬幸;人老美能幹到40%,我們這1%的估算比例還是比較保守的,我們這團隊背景也挺閃耀的,差也不至於差的太離譜,5%應該還是可以的。

這樣的轉型思路看起來無懈可擊,巨匠匠給在前期士氣已經遭受重創的團隊打了一陣強心劑,巨匠匠整個團隊又像打了雞血一般,重振旗鼓,各種開會,改產品結構,改宣傳手冊,改市場方向,改銷售話術……實際上,這個戰略轉型的確產生了一定的效果,企業進駐的速度的確要比以前更快了。嗯,巨匠匠前景一片光明,這事可幹!後來我們發現,實際走的路遠沒有我們預想的那麽順暢,甚至可以說走得很特別艱難。小米MIX身上體現出來的,巨匠匠是小米對供應鏈的掌控達到了一個很高的水平,可以任性地推動供應鏈為自己的想法買單。

在資本市場最熱的時候,巨匠匠說要從某一個品類切入,巨匠匠像小米那樣打造一個爆款先實現“單點突破”,再用雷軍的“三駕馬車”互聯網思維拿下一個細分市場,最後實現了雷軍說的“台風口豬都能飛起來”。民間的說法有三個版本,巨匠匠A對手挖角,B患上了無法控製的抑鬱症,C內部鬥爭失勢。時光回流到2014年,巨匠匠“小米”這個詞不隻是一家公司,而是一種現象。01大公司的曆史大事記和我們的曆史教科書一樣,巨匠匠有的地方說的比較細,有的地方說得不那麽細。

雷軍做小米手機這個局,大概是他人生中答對的最貴的一道算術題。最後小米還有一個人和,但是又遇到了第三個未解之謎,2014年年底黎萬強突然宣布離崗去矽穀閉關。

《巨匠》“匠情”版預告

黎萬強是如此形容雷軍和自己的關係,“老師加兄弟”。現在的小米,研發和供應鏈由雷軍一手掌握。特別是過去幾年,這些公司,陳年的凡客、傅盛的獵豹、馮鑫的暴風影音、王峰的藍港互動、邢山虎的卓越樂動,也都大約是在2013到2015年之間迎來巔峰。還有小米在B站上的營銷,投資人總說B站代表年輕人和未來,得B站者得天下,雷軍現在毫無疑問已經是B站上被鬼畜最多的企業家。

這種說辭,“我們要做的是什麽什麽領域的小米”,新晉的創業小鮮肉在資本市場上屢試不爽,形成了創業圈的一股“泥石流”。02天時、地利、人和,小米創業之初這三條全占了。在大家都去賣電腦的時候要做中國的微軟,在大家都做盜版下載站的時候做正版風暴,在別人都在代理外國遊戲的時候非要做自研遊戲。雷軍曾經總結自己做小米最大的成功就是順勢而為,而當年他在金山,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逆流而上。

小米內部是做過反思的,當時認為小米手環可以解決解鎖和支付的問題,但是沒想到消費者就是信蘋果的那一套。馬佳佳、大象避孕套,黃太吉煎餅。

《巨匠》“匠情”版預告

小米官方的說法是黎萬強要去矽穀閉關開發新產品,後來的結果,黎萬強既沒有呆在矽穀,也沒有開發新產品,隻是剃了了光頭辦了影展,無疑是打臉了官方的說法。任正非自問自答我們的對手是誰?是不要命燒錢的互聯網公司。

雷軍之所以是雷軍,不在於他能抓住風口,而是沒有風的時候他也能不掉隊。當年拿到Mate7的人,今年都35歲左右了吧,沒升上技術專家的都有點危險啊。小米Note沒有指紋識別,而同期搭載了指紋識別的華為Mate7一戰成名,取代小米成了最受黃牛喜愛的機型,價格一度被抄到了和蘋果一樣的5000元檔。如果雷軍是一本書,這些年的起起落落就是最好看的地方。希望多年以後,我們提起雷軍,會說這個人年紀輕輕就勤工儉學,愛抽煙,說話有口音,事業三起三落。小米不是Snapchat、Uber那樣隨時可以上的公交車,過去三年裏唯一的一輪融資出讓不到3%的股份,這極不正常。

所以王小川就說,我比李彥宏技術好,但是他比我命好。這就是一個指紋識別引發的慘案。

這個月小米還有一件不大不小的事,就是發布了小米自主研發的澎湃S1芯片。但是這個撥亂反正有點晚,整個2016年小米的研發節奏被完全打亂重來。

翻開革命家史,就知道那一年參加革命的很重要,日後解放了待遇不同,親疏有別。這些人加盟小米的時候正是小米氣勢如虹,但是三年之後小米的成長性沒有預想中那麽高,職業發展和預期中的有落差很正常。

但是一旦算錯了,或者外部環境突變就很要命,可能讓公司長期找不到北,打贏了每一場戰役輸掉了整個戰爭。當時Pingwest的一篇文章提到,小米官方的編年大事記中竟然完全省略了2013年到2014年底這段時間發生的所有事件。至於屬於第三個圈層的摩托羅拉硬件團隊,是給雷軍捅過很大的簍子的。離雷軍最近的是他在金山的老部下,這是久經考驗的班底,以黎萬強為首。

黎萬強一手打造了小米新媒體運營和互聯網思維的打法,總結成了《參與感》,他的離開相當於是釜底抽薪。大概小米中有一半員工是在2014那個頂峰之年之後加盟小米的。

希望多年以後,我們提起雷軍,會說這個人年紀輕輕就勤工儉學,愛抽煙,說話有口音,事業三起三落。實際上孫正義也確實給了一個小米一個Offer,很大。

從2014年開始在大數據上發力,去年又讓KK領銜的探索實驗室在人工智能領域做一些小而美的落地,但是小米從來沒挖過百度的科學家。小米吃了線下的虧,雷軍今年立下了5年開1000家線下店的Flag,早知今日,何必當初,多拿幾十億美元,一年就能砸他個1000家店,像打車、外賣一樣靠補貼結束戰鬥。

第二層是Google和微軟中國的班底,這是雷軍替金山挖人以及離開金山做天使投資人期間結識的同誌,以林斌為首。document.writeln('關注創業、電商、站長,掃描A5創業網微信二維碼,定期抽大獎。最近21世紀商業評論有一篇文章《一位小米前員工的財務告白:期權如何處理讓我糾結》。但是到了2014年之後,被小米動了蛋糕的對手都醒了過來。

最外麵一層是為了做手機請來的摩托羅拉硬件班底。實際上雷軍是92派企業家,1989年就開始在學校寫代碼掙錢,他1990年第一次創業,1992年加入金山。

在風口的時候,這些人中不少,流露出了要超過雷軍的想法,比如傅盛做PR說自己不是雷軍馬前卒,陳年祝福雷軍的手機做的和凡客一樣好,藍港做斧子科技的時候誇下海口、但是三年下來,基本上都老實了。這道題不難,即使你不知道雷軍在金山和小米的奮鬥史,你的中學老師也一定告訴過你,答案要選最長的。

小米過高估計了自己生態鏈的價值,這是2014年小米上下陷入癲狂的後果。但是沒想到啊,這一筆大錢沒有拿到,一年後想價格戰打華為力不從心,同時OPPO、VIVO的重線下模式又崛起。

顶: 6踩: 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