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眾江淮新工廠將落地合肥

 人参与 | 时间:2024-05-22 10:00:06

document.writeln('關注創業、大眾電商、站長,掃描A5創業網微信二維碼,定期抽大獎。

當然對強人而言,江淮創業從來沒有時機之說,他們隨時都可以殺入其中,直接PK掉行業裏的弱者,這就是另外一回事了。看看淘品牌裏在堅果、新工服裝、新工家居上的表現,這兩年多少已經被淘汰出局了,流量都在向大賣家轉移,雖然大賣家日子也不好過,廣告費hold不住啊,競爭壓力也太大,都狠勁的在活動上熬著,就跟雙十一一樣,參加了未必能掙到錢,但是不參加隻有死路一條,你是參加呢,還是不參加呢?千萬不要相信什麽小而美,那是過去式了,流量紅利時代是可以有小而美的,獲取新客成本比較低,客戶留存率隻要不是很差,你就可以很小但是很美的過小日子,現在的競爭環境變了,不要想得那麽美了,要麽快速長大,要麽趕緊去死吧。

大眾江淮新工廠將落地合肥

8年前我還在打工,廠將曾經麵試過一個複旦畢業的美女,廠將畢業後創業三年,一直小打小鬧的搞兒童培訓,結果一敗塗地,她是學市場營銷的,但是對基本的實戰營銷一點都不懂,當時我很糾結,她找了兩個月的工作了,就是因為職業技能不足,還有三年的創業經曆,讓招聘單位都不敢錄用她,她非常希望得到這個工作,最後我提交了錄用申請,可惜被老板否決了,我也愛莫能助了。 我是很不同意什麽創業寒冬的說法的,落地要說寒冬,落地那麽未來十年都是寒冬,開小店的和高大上的APP創業,並沒有任何的不同,大家都麵臨同樣的困境。假如心理狀態不好的,合肥遇到風險就手忙腳亂的,不想活受罪的,建議不要創業了。摘要:大眾一個大學生激動地跟我說:恨死了大學教育,恨不得馬上就投入創業中。判斷自己是否能夠進行一段創業的嚐試,江淮你必須回答三個問題:江淮1、你是否有創業絕活?比如開餐館,必須有一手炒菜的絕活,確保用戶的嘴和胃更爽;開淘寶店,你有高性價比的產品嗎?能夠遠遠高於行業平均標準的;假如是APP,那就更難了,你一定要有比行業老大更牛的地方,不然你去搶它的用戶,不是大白天瞎做夢嗎?沒有絕活,千萬不要創業。

前段時間參加電商論壇,新工碰到了電商意見領袖魯振旺,新工魯老師說他在微博上有50多萬粉絲,每天都會收到很多創業谘詢,但是真的有想法的創業計劃很少,大部分人並非有明確的目標,隻是對現在的工作環境和收入不滿,就想著通過創業改變命運。有的想革掉飯店的命,廠將讓廚師都到我們家裏做飯吃……這種突發奇想的到家O2O項目竟然有幾萬個之多,僅僅拿到VC投資的就不下上千個。前有神奇百貨95後CEO王凱歆,落地破產複出之後成為了朋友圈微商;後有地鐵掃碼的姑娘們自稱“創業者”,在多次叨擾乘客後產生衝突被拳腳相加。

很多時候瑣事並不等於細節,合肥如果這些瑣事影響了創業者履行最重要的那個O的職責,倒不如讓更加專業的人來幫助你處理這些事。第二口鍋:大眾有了情懷就可以創業每次說到情懷創業,我最喜歡舉例的不是某羅姓導師,而是曾經的手機巨頭諾基亞。快速讀取容易讓人們產生類似幸存者偏差式的片麵化認知,江淮標簽的存在又給標簽承受者帶來了額外的輿論壓力。這些創業大神們通常都有化腐朽為神奇的力量,新工通過互聯網思維這樣的東西,將一個個看起來差點被曆史車輪丟掉的產業重新拉回了社會輿論的中心。

外界普遍預測對諾基亞品質念念不忘的中國消費者,會撐起諾基亞新的生產線,直到人們發現intel的處理器難以兼容大部分安卓應用。第三次複活是2017年年初Nokia6的發布,諾基亞在失去lumia之後終於有了新的旗艦。

大眾江淮新工廠將落地合肥

然後……嗯,沒有然後了。比如“創業者”這個標簽化的形象,就在我們的社交網絡中背上了許多有苦難言的鍋。騙子的故事很容易被捧為致富案例,傻子的故事很容易被編成搞笑段子,案例和段子在社交網絡上不斷的傳播,於是也就有了這樣的誤解。相比於自帶“新鮮感”屬性的互聯網早期創業者,如今的創業者麵臨的是一個各個領域都已經趨近飽和、產品開始嚴重趨同、需求被過剩滿足的環境,這也就意味著留給創業者改變和顛覆的空間已經十分有限。

第一口鍋:創業者“生而改變”在經曆被標簽化之前,創業者們還經曆了一波轟轟烈烈的造神運動。於是創業者的任務逐漸被定義為了“改變”,要麽改變世界,要麽顛覆傳統。然而,無論是標簽化還是被標簽化,社交網絡也有自身傳播閉環難以消化的症結。於是當路人們聊起創業這件事的時候,頻繁提起的幾個關鍵詞基本都與金錢掛鉤。

第一次複活是lumia品牌與微軟進行合作,成為了搭載WindowsPhone係統的主力機型。人們紛紛表示要為曾經的信仰充值,為諾基亞多年如一的品控和情懷買單,然而人們後來發現這似乎是一部富士康全權掌控的貼牌產品,不少掏出來的錢包又默默地縮了回去。

大眾江淮新工廠將落地合肥

然而雞血並不能讓創業者跳過現實的“狗血”,創業路上總會有一些事情不得不把你拉回地麵。天使輪、Pre-A輪、A+輪、B輪然後是C輪、D輪……似乎每個與創業者掛鉤的英文字母,背後都代表著數以千萬計、億計的鈔票,代表著一個個可以實現財務自由的籌碼

不管我們怎麽樣去描述這個產品,都沒關係,當我把這個點完整做成的時候,它已經成立了。知乎LIVE是往PGC轉化的一個標誌。所以我才說,當我們設定完了新世相圖書館這個服務的時候,我當時已經確認它在半年時間裏麵,一定是一個不愁賣的產品,一定是一個口碑特別好的,很多人討論的東西。沒有方向這個狀態如此普遍,以至於它不應該是大問題。↓下文詳解↓李翔:我畢業以後開始做媒體,接連做過報紙、雜誌、商業雜誌、時尚雜誌,去年我們做李翔商業內參,是抱著實驗的想法,想看一下除了以往的商業模式以外,內容有沒有一種新的可能性。我們從第三期開始加了這個功能。

我不知道是什麽,但是它一定會存在,這個是我們相信的方向,我們會照著這個方向跑。也許一家獨立的公司而不是一個模式很有可能做到這一點,但是內容付費作為一個模式就不確定了。

功夫財經是做媒體,賣理財產品是它的商業模式之一,我們做的是財富管理,這種區別可能會導致將來差別非常大。不管是商品、產品、服務,我自己還是堅持認為做對了最重要。

我想了解一下你的模式是不是91金融和金融八卦女的這種關係,如果不是,它是什麽?左誌堅:我覺得有兩方麵的區別。大家應該焦慮的是,自己基於現在的內容可以變成什麽樣的公司,那個公司可能是基於你有了這個起點才可以做的,但是做完之後可能跟你現在做的內容不完全是一件事情。

張偉:起碼是上限夠大,這個產業體量夠大。這個服務對我們來說一直是非常容易賣的,主要有幾個原因,一個原因是它的基礎的焦渴的訴求,很多人的痛苦不是說我們不知道該讀什麽書,而是說我讀不完書。張偉:現在如果把自己放在一個相對不太寬的內容創業的領域,就不可能沒有方向焦慮,如果沒有的話就不對,我將來怎麽樣變大,如何規模化,商業模式是什麽?影視還算是內容行業一個被驗證過的,規模很大的模式。內容行業永遠是頭部集中的,但你其實可以在區域性的範圍裏把一個內容產品打爆,就可以很快垂直。

張偉:美譽度和知名度的問題,確實很難解決。現場Q&A Q1:想問一下幾位嘉賓,怎麽看待區域化的互聯網媒體,它存不存在區域化的問題?左誌堅:去年開始眾籌做完B輪之後,大概投資了八個區域的公號,我們認為本地內容變現其實是效率最高的,我覺得本地尤其是生活類的媒體能直接形成商業閉環。

但現在像編輯這種與內容強關聯類型的分工,已經全行業化了。內容公司如果不安於做小而美賺錢的公司的話,那可能性就藏在這樣的地方。

FreeSWorkshop是峰瑞資本係列活動之一,我們定期邀請頂級創業者、知名投資人和優秀行業專家就一個特定的話題進行分享。UGC更多是興趣娛樂參與型,PGC有明確的利益導向,看似非標,其實是標準化的生產。

在賺錢的同時,我們所有做的事情的主要目標,一個是新世相品牌是有名的,另一個是,我們的用戶群不隻是知道或者是看過我們的人,而是深度喜歡我們的人,且是有參與感甚至是有歸屬感的一群共同行動人。因為以前內容行業的幾項基礎性工作,比如編輯、文案策劃,對應的行業比較少。餐廳的物理設施像鍋碗瓢盆,裝修設計特色這些,主要是跟投資有關,但服務行業的本質基本上隻有一個,全部是靠人,非常不好標準化,難以管理,因為它本質上是調動主觀能動性的事情。我一直覺得中國沒有YouTube的主要原因是homevideo進入中國家庭的時間太晚。

知名度極高,美譽度極差,幾乎是所有規模很大的C2C行業都存在的問題。新世相圖書館是一個比較特殊的服務商品,形式是每個月花129塊錢來購買一個服務:我們從第一天會給你寄一本實體書,收到以後看完寄回來,我就會給你寄第二本,如果你一個月之內讀完並寄回來第四本書,我就會把129塊錢退給你。

張雪鬆:我覺得UGC是一個偽命題。換句話是越大越不賺錢,這個是知名度,僅就服務行業,這個規律適用,小的可以賺錢,大的反而不賺錢。

張雪鬆:我為什麽問這個問題呢?它跟我的焦慮有關。一定是已經想到了怎麽樣把它賣好,想到了別人怎麽會喜歡這個東西。

顶: 1踩: 596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