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訪談:林怡談教育應很自然

 人参与 | 时间:2024-04-12 18:33:26

最終他們做出了選擇,微訪但其實做出選擇的並不是他們,微訪而是用戶,他們唯一需要選擇的,就是到底是跟著用戶的需求走,還是要強行改變用戶的習慣來適應他們,最終他們選擇了第一種,並且在後來的無數次的選擇當中,都堅持選擇了跟著用戶的需求走這一個選項。

 2、談林自饑餓營銷的實施條件(1)市場競爭不充分如果企業細分市場內競爭激烈,應用“饑餓營銷”就有難度。因為在采取饑餓營銷時,怡談應消費者會轉移到其他競爭者那裏去。

微訪談:林怡談教育應很自然

另一方麵消費者的購買需求也在不斷發生變化,教育消費者購買行為的關鍵性因素也會發生不規則的變動,導致消費者發生感情轉移,購買衝動發生轉向。而在現代企業裏,微訪質量意識越來越強,企業更加重視商品質量水平。所以在這種情況下,談林自就不應該使用“饑餓營銷”這種策略(這也是小米現在饑餓營銷行不通的一個原因)。使用馬斯洛需要層次理論,怡談應求實、怡談應求安、求廉動機是生理、安全等低層次需要的反映,求同、求新、求美是社會需要層次的反映,求名動機是尊重需要層次的反映。其次,教育饑餓營銷在實施過程中,教育需要保證產品或服務必須具有不可替代和複製的獨特性,該商品具有其他同類商品不可替代的優勢,隻有這樣饑餓營銷才能實施。

關鍵點在於產品對消費者的吸引力,微訪以及如何讓消費者感受到供不應求的緊迫感。而能夠應用“饑餓營銷”並取得成功的動機主要有求同、談林自求新、求美及求名這四個動機。你把線下的超市和商場幹掉,怡談應總得有一個淘寶和京東出來,不然用戶到哪買東西,商業模式的確立上不會有太大的問題。

換句說話,教育看這個文章可能看得很爽,到最後買東西的時候就沒有那麽大的勁了。羅振宇有一句話很有意思,微訪他說如果用戶消費內容的形態改變,那麽內容本身的呈現和版權形式也會改變。第二個月開始賣1萬份,談林自一般是24個小時左右就賣光了。就是說,怡談應先不管商業模式是什麽,隻要消費形態改變,你不去報刊亭買報紙和雜誌,一定會有大量新的報刊亭在新的消費形態下出現。

UGC更多是興趣娛樂參與型,PGC有明確的利益導向,看似非標,其實是標準化的生產,知乎上麵很多人都是PGC,為了一個明確的商業目的生產內容,而且這個過程是有點標準化,分答剛做了一個分答小講,也是一個PGC的過程,我們現在看到的主要的互聯網內容平台,閱讀領域的、比如視頻領域的,愛奇藝和優酷都是PGC,主要的商業模式都是PGC。我簽了很多創作者,其中好多都是谘詢類公司的CEO。

微訪談:林怡談教育應很自然

站在這個階段看將來,沒有辦法讓我確定是不是對,隻有信或者是不信。因為服務全部是通過人來傳遞,非常不好標準化,難以管理,本質上它是調動主觀能動性的事情。內容生產者的價值原來是被高度低估的,現在正進入一個合理定價的過程。而homevideo進中國的時間太短,比美國晚20年,沒有辦法訓練出來一代人來做一個中國的YouTube。

李豐:張偉對這個問題有什麽見解?張偉:我個人理解內容行業的護城河,是社會分工導致的內容行業對別的行業的滲透,其實提高了行業的存活率。李豐:巨大的概念是多大?張偉:100億以上。李豐:與以前的媒體相比,你現在在變現的過程中,用戶買你的服務占多大比例?李翔:應該蠻大的。焦慮太多了,我想來想去覺得內容公司沒有護城河是最大的焦慮。

李豐:你覺得知乎算UGC還是PGC?張雪鬆:我覺得知乎是往PGC轉化。美譽度和知名度有一個比較明顯的指標上的定義,叫獲取用戶的成本會不會隨著規模擴大不是同比而是線性上升。

微訪談:林怡談教育應很自然

我最早也試過傳統的財經谘訊路線,我發現它的閱讀量可以做到很大,但是轉化率很小的,因為閱讀需求跟理財需求感覺差別很大。我相信如果我們用一兩年的時間,成為擁有巨大影響力的品牌和有幾百萬、上千萬有深度價值觀認同的用戶群的話,我們一定可以在這個基礎上長出非常可怕的商業模式來。

相對於市麵上已有的模式,我們的用戶肯定是買服務占絕大多數。今天我們繼續分享第二個話題:內容公司的護城河是什麽。第二,內容創業行業目前擁有一個巨大的稀缺資源——內容創作能力,這個能力對很多公司來說極為重要也極為稀缺,所以說內容公司可以靠自己強有力的內容生產能力,換取其他行業所擁有的其他非常大的資源,實現一個跳躍式的進化。我們在找這樣的東西,我能看到這個行業裏比較有可能性的公司也在做這樣的事情。隨便舉例,我一年買的書在家裏堆成了一個小山,每次看到它我就會痛苦一下,它讓我覺得我自己是很失敗的人,因我沒有讀完。所以我覺得做內容這個東西,如果想做大公司,或者是超級公司的話,沒有方向焦慮是不可能的。

站在這個階段看將來,沒有辦法讓我確定是不是對,隻有信或者是不信。有一位做裝修公司的CEO,他跟我說,他們也建立了用戶群,但是入群心理素質要非常強,因為用戶基本上是負麵評價。

李翔:我覺得這個挺簡單的,站在對方的角度思考就可以了。希望對內容創業者和對內容創業感興趣的創業者能有幫助。

比如,知識付費或者內容付費,如果不是有了一些成功案例,它不會發展成現在這個樣子,它可能腳步要慢很多,我還是認為是一個產品和商品設定的問題。我們自己的判斷是,我們現在有非常強的很多人都需要的能力,所以我們會基於這個能力來讓公司變大、成長。

Q4:想問李翔,作為得到的頭部大V,你對運營合夥人的核心需求是什麽?或者你覺得和羅輯思維合作有什麽樣的經驗可以分享。我不太相信內容線性成長可以成長成一個大公司或者是超級公司。我就講兩個例子,一個是巴菲特投過一些地方性的報紙,運營狀況都非常好。李豐:跟你相反,我覺得作為一個模式沒問題。

我們第一次推出的時候,不超過半個小時就把3000份賣光了。張偉:內容創業這個行業是無路狂奔,肯定沒有現成的路,所以大家認準一件事情,各走各的路就好了。

如果沒有護城河的話,內容公司難道就是一個不斷抖機靈去製造下一個爆款或者受歡迎產品的過程嗎?左誌堅:內容產業的護城河就是人,就好像一個爆款餐廳的總廚。張偉:我接著說關於內容創業焦慮的問題。

李豐:想問李翔,本質上你賣給用戶的更多的是內容還是服務?李翔:是結合在一起的。我覺得UGC是一個偽命題,UGC不是商業模式,它很難做迭代。

李豐:回到另外一個問題,你認為原來內容創作專業技能持有者在定價中是不合理的?左誌堅:因為他們是國有企業的一部分,是價值窪地,所以說這些人出來後,投資他們的話肯定是很值得的,因為原來就處於一個價值被高度低估的情況。舉個例子,在場所有的女生一定知道什麽樣的角度自拍是最好看的,原因是手機自拍功能已經訓練這個群體超過5年,有這個基礎。因為知乎之前的生產者已經開始往PGC靠攏了。李豐:票房乘以30%減掉贈送過的優惠水分,總數400億,其中還有三分之一以上是進口的。

本文由FreeSWorkshop之「內容創業閉門論壇」上的分享整理而成,感謝四位分享嘉賓:新世相創始人張偉、《李翔商業內參》出品人李翔、珠璣信息CEO左誌堅、上海與聞文化傳媒創始人張雪鬆,以及主持人李豐。張雪鬆:我想張偉一個問題,你們現在主要是UGC嗎?張偉:不隻是,PGC和UGC我們各占一半。

(感謝SOHO3Q提供場地支持)內容公司的護城河是什麽? 我是貼心的文章要點李翔:內容公司如果沒有護城河,難道就是一個不斷抖機靈去製造下一個爆款或者受歡迎產品的過程嗎?左誌堅:內容產業的護城河就是人,就好像一個爆款餐廳的總廚。Q5:我想問一下左誌堅老師,我是功夫財經的,聽了你創立的珠璣信息的整個商業模式,我有這麽一種感覺,你是通過流量的辦法,最後可能會連接到金融,可能有一天我們會成為某種程度上的競品。

Q3:我記得脫不花有一句話,她說用戶在看文章的時候所消耗的荷爾蒙,和他最後買東西時所用的荷爾蒙是一種。這個是我能提供的答案,原則上所有的服務行業幾乎隻有一個護城河,就是品牌的美譽度,因為服務全部是通過人來傳遞。

顶: 2踩: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