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發改委:加快出台《社會信用建設法》《公平競爭審查條例》

 人参与 | 时间:2024-05-22 03:40:53

當下,國家發改審查條例新的增長點無疑是擺在醫療健康上市公司麵前的現實難題。

下麵這篇文章來自一位LateNews忠實粉絲的投稿,委加快出這位同學曾經是連續創業者,委加快出現在轉型做了投資,而這兩個圈子都是德州撲克的重災區——據他說他朋友圈中玩微信「天天德州」遊戲的就有1000多位。陌陌的創始人唐岩,台社會信圈內公認的德撲高手(比賽級選手),台社會信很多人認為他為人蠻痞、敢於冒險,但熟悉他的人知道並非如此(至少在公司決策上他非常謹慎),其入局率僅為52%,攤牌率17%。

國家發改委:加快出台《社會信用建設法》《公平競爭審查條例》

王嘯和朱嘯虎數據類似,用建設法目前主要差距是在財富上,王嘯賬上隻有7萬多金幣(他常玩的應該是1萬金幣一局的遊戲)。換言之,公平競爭他的錢很難贏到你口袋裏。很多人相信可以用德州來識人(比如常年用打德州來麵試的餓了麽CEO張旭豪),國家發改審查條例這位粉絲也是。另一位年輕的合夥人,委加快出經緯創投的王華東入局率85%,攤牌率相對而言也非常高——達50%(相對比例58%)。兩人入局率相當,台社會信而攤牌率相差三倍。

48%是一個常見的入局率,用建設法比普通玩家略保守,用建設法勝率高於攤牌率說明他在遊戲的過程中會有意識地去加價(Raise),也許因為加價力度較大或技巧較好,他趕走了很多膽怯或沒有實力的競爭者,甚至沒給他們看牌的機會——這和他從央視出來後的創業故事有相似之處。有趣的對比是,公平競爭姚勁波之前的主要競爭對手趕集網創始人楊浩湧(目前在做瓜子二手車),入局率64%,攤牌率22%。如此一來,國家發改審查條例在移動端做直播就順理成章了。

這兩個項目背後的早期投資人裏,委加快出都有羅斌的身影。而現在,台社會信ofo已正式邁入獨角獸行列,過去幾周ofo的APP數次排名蘋果IOS總榜第一,用戶數飛速增長。”ofo的幾個特點,用建設法讓羅斌認為它具有可行性:用建設法1.從學校開始鋪設,利於運營和市場開發;2.模式較輕成本較低,鋪車量可以做得更大;3.不用掃二維碼,微信公眾號開鎖更加便捷。公平競爭而這也是投資人的“狼性”體現。

如果隻有PC端,不可能有這麽多場景。最終,初期的很多試水者們也都紛紛做鳥獸散。

國家發改委:加快出台《社會信用建設法》《公平競爭審查條例》

”滴滴解決了中長距離出行難題,而在短途出行上,無論從時間成本還是經濟成本來看,共享單車都有自己的優勢。“映客和ofo,是我目前為止最滿意的兩次投資。“我去找映客的時候沒有人投它,很多人都看不明白,為什麽用戶會花錢?現在的95、00後會覺得刷禮物很爽,一般人不明白,但我覺得這是大數據概率問題,100個人不需要都爽,10個人爽願意花錢就行。”本文來自獵雲網,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lieyunwang.com/archives/280880document.writeln('關注創業、電商、站長,掃描A5創業網微信二維碼,定期抽大獎。

“ofo做的是一個海量市場,我認為ofo未來的訂單量會比滴滴還大。投資不僅是投商業模式,更是在押注人性。而當時,正好是映客資金最窘迫的時期。時間回到2012年底,彼時羅斌還不在金沙江。

而自己今年關注的方向,則“沒有太多限製”,但明確透露相比2B領域會更加關注2C。“我和奉佑生倡導的是,讓移動直播更有趣、情景更多。

國家發改委:加快出台《社會信用建設法》《公平競爭審查條例》

一瞬間以移動支付為基礎的服務遍地開花,大大便利了人們的生活。此次融資由DST領投,滴滴、中信產業基金、經緯中國、Coatue、Atomico、新華聯集團等機構跟投。

說來也巧,OFO創始人戴威和映客創始人奉佑生的性格略有相似,偏內斂,重產品。 羅斌騎著ofo在街頭拋開這幾點,對ofo堅定不移的投資決心,或許與此前和滴滴失之交臂的遺憾有關。在發現映客前,羅斌已經基本看了一圈行業裏的直播平台,都不甚滿意。“投的時候是1000萬美金估值,其實我心裏當時是沒底的,但我覺得這個必須要投,它是真正能解決出行問題的一個方案。“有的創始人做好多年,一直做不行的項目,這是戰略思維有問題。羅斌算了一筆賬,共享單車除了造車成本,幾乎不用燒錢。

我們的執行力就是要搞清楚方向、時點,找到最好的創始人。”找準方向、找對人這種能力,或許來源於天賦,但更多是後天長期思考、訓練的結果。

早在2012年,羅斌就關注過直播在手機端的嚐試。打車群體是騎自行車群體的子集,再有錢的人也有騎自行車的時候。

“相比創業,我們做投資不需要太多關注運營細節,看到方向更重要。2016年,寒潮席卷創投圈,很多創企因為拿不到錢而渴死在了半路。

戴威和奉佑生恰好滿足了這些要求。羅斌告訴獵雲,自己偏好有戰略思維、執行力、會做人、有格局的創始人。不過,再冷的寒冬也不乏資本的寵兒,部分公司的融資金額和頻度依然高得讓人咂舌。但更多時候,它是一個人思想的獨舞,是一個人大腦的狂歡。

金沙江創投現在是非常優秀的早期投資機構品牌,有很好的投資業績和品牌背書,我們在市場上跟最好的創始人合作,很少有不願意跟金沙江創投合作的創始人。一開始,沒人能想到它日後會受到資本如此的追捧。

“我的好項目都是自己找來的。移動互聯網的飛速發展,也帶來了移動支付的飛速發展,二維碼、NFC等支付方式都在不斷的擴展自己的市占率。

人如產品,奉佑生本人也給羅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話不多但回答清晰,缺錢卻又不卑不亢。這個“想”,是對日常生活的觀察,對社會和科技沒有深刻的認知,很難投出好案子。

聊完後,羅斌很看好滴滴的運營模式,他認為業務上行的市場空間非常大,同時至少能通過收取信息服務費或是拿出部分專線做自營的方式賺錢。不設限投資不是一份熱鬧的工作,盡管途中會伴隨著興奮、緊張和驕傲。他在2014年加入金沙江創投,之後投資了映客、ofo、愛心籌、VIP陪練等項目。比如OFO未來的發展可能,羅斌已經思考過很多次。

奉佑生在創辦映客前,是多米音樂的創始人,但由於版權花費太高,且用戶沒有付費習慣,最後轉做留學生語音直播平台Meelive,吸取了之前的教訓,Meelive每月收入大概有60萬,但市場的局限,讓奉佑生再次決定調轉方向。但糟糕的用戶體驗,讓羅斌在考察後選擇放棄。

羅斌笑稱“我相信ofo的訂單量會超過滴滴,估值不指望趕超。然而由於當時所處基金的一些原因,錯過最佳談判時間,導致沒能投資成功。

其次,共享單車的數量眾多、分布眾廣,自身就是很大的流量入口,如果轉換得當,效果將會非常樂觀。即便加上損毀率、丟失率,最後的數據仍然是樂觀的。

顶: 4113踩: 77